招商咨询电话:400-100-0738
资讯默认广告

屠呦呦今赴瑞典参加诺奖颁奖

文章出处:责任编辑:作者:人气:-发表时间:2015-12-04 14:34

 

  应诺贝尔奖委员会邀请,中国科学家屠呦呦今天启程赴瑞典斯德哥尔摩,于当地时间12月7日进行《青蒿素的发现:传统中医献给世界的礼物》主题演讲,10日参加诺贝尔奖颁奖典礼。今年10月5日,屠呦呦和其他两位外国科学家共同获得2015年诺贝尔奖生理学或医学奖。(央视记者李斌)


  屠呦呦是如何被国际科学界发现的?


  青蒿素的发现为什么会争议不断?有人认为,原因包括论文写作不及时,发表不规范;文革”的阴影很明显,科技信息不能经常交流,论文多用集体署名,埋下了往后争议的伏笔;此外,屠呦呦个人性格的特点也是一个因素。


  中国科学家屠呦呦因发现了针对疟疾的新型疗法而分享了2015年的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。她的工作完成于1960和1970年代,然而由于种种特殊原因,至少晚至2006年,国际科学界都仍然不清楚那个神奇的药物青蒿素究竟是谁发现的。


  许多人认为屠呦呦在近些年来接连获得国际国内奖项是“迟到的承认”。以历史资料和南方周末记者的访谈来看,她的工作被国际科学界认可确实经历了漫长的过程。


  1、模糊的发现者


  从1960年代末开始,屠呦呦以“中医中药专业组”组长的身份加入到当时的国家抗疟“523任务”。1972年,她领导的研究小组首次提取出了青蒿素。到了1975年,青蒿素的化学结构在屠呦呦的参与下被确定。


  然而,由于“523任务”的保密性质,在这整个过程中,屠呦呦没有任何研究论文发表出来,外界对她所做的工作不得而知。


  直到1979年,国家科委将“国家发明奖”颁给青蒿素研究成果,其中屠呦呦为第一发明单位的第一发明人。同年,中国的外宣刊物《中国建设》发表了一篇短文,介绍了青蒿素的研究。


  《中国建设》是一份由宋庆龄创办的英文杂志。在1979年8月号,该杂志发表了题为“一种新型抗疟药物”的文章,这让西方的科研人员第一次了解到来自中国的青蒿素研究成果。


  在这篇文章中,作者讲述了“一名药物研究所研究员”受到东晋医学典籍的启发,想到用新方法提取青蒿素的故事。文章并没有写出这名研究员叫什么名字,但用了“她”来指称这名研究者。


  这篇文章后来在各种英文出版物中被广泛引用。1985年,美国《科学》杂志发表了一篇关于青蒿素的综述文章,该文详细描述了中国科研人员取得的进展。然而,在写到关键人物时,文章也并没有具名指出研究者是谁,只是含糊地说“一名研究者”,这种说法也是源自《中国建设》的那篇文章;尽管在同一篇综述中,作者引用了两篇屠呦呦为第一作者的研究论文,那两篇论文分别发表于1981年和1982年。


  此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,青蒿素已经在国内外治病救人,而其发现者究竟是谁,一直都是模糊不清的。


  2、“不能让历史重演”


  2006年,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(NIH)的传染病专家路易斯·米勒(Louis Miller)与同事苏新专一起到上海参加一个关于疟疾的学术会议。其间,米勒向与会的所有科学家打听,是谁发现了青蒿素,然而没有一个人回答得上来。


  英国牛津大学和泰国玛希隆大学的尼古拉斯·怀特(Nicholas White),是抗疟药物的专家,曾经在临床上做出许多突破性的进展。然而当米勒问他青蒿素是谁发现的时候,连怀特也答不上来。


  这让米勒感觉非常不好,他想到了奎宁的历史。奎宁是在青蒿素出现之前被广泛应用的一种抗疟药物。奎宁的应用最早出现于16世纪的秘鲁印第安人之中,后来被西班牙人带回欧洲使用,然而印第安人从未被认定为奎宁的发现者。“今天,专家们说印第安人不可能做出这样一项发现。”米勒说,“我发誓在青蒿素的问题上,我不能让历史重演。”


  于是,从2007年开始,米勒与同事开始调查青蒿素的发现者是谁。


  2009年,中国中医科学院研究员廖福龙在化学领域的期刊Molecules上发表了一篇“社论”,明确指出青蒿素的发现归功于屠呦呦。


  “2009年是屠教授80岁寿辰,Molecules 杂志邀请写一篇文章祝贺。于是就有了那篇文章。我是中药所研究人员,虽然未直接参与当年青蒿素研究,但对于当年情况历历在目。在中药所得到青蒿素结晶时,从未听说哪个单位得到过结晶。”廖福龙对南方周末记者说。


  2010年,怀特因在疟疾研究方面的杰出工作而获得了加拿大盖尔德纳奖,然而并没有中国的科学家与他分享这个荣誉。


  2011年,米勒与同事在生命科学领域最有影响力的期刊《细胞》上发表了他们的调查结论:“我们的发现毫无疑问地显示最大的功劳应该归屠呦呦”。这与廖福龙的结论相同。

 

  “在寻找线索的过程中我们发现,尽管1960年代末到1970年代都没有论文发表出来,当世界卫生组织(WHO)的工作组在1981年到中国来了解青蒿素的时候,是屠呦呦被安排来向他们汇报发现了。”米勒对南方周末记者说,“我们还有其他更强有力和更直接的证据。”


  基本上在同一时期,屠呦呦的名字在中国国内也开始被广泛知晓。北京大学黎润红、饶毅、张大庆接连发表多篇研究文章,梳理“523任务”的历史和屠呦呦的贡献,这些文章在互联网上产生了很大反响。


  著名生物学家饶毅兼有科学史家的慧眼,在一篇题为“中药的科学研究丰碑”的文章中,饶毅和他的同事写道:“青蒿素的发现和应用,广为人知。而屠呦呦的贡献,却一直有争议。其原因还待更多史家细究。一个重要的文化问题是,面对重要的发现,出现矛盾时,中国的有关部门不是确切地搞清楚各人的功劳而是回避矛盾、袖手旁观,导致缺乏认可。而国外的科学家和医药界不可能搞清楚中国内部刊物和会议的记录。 ”


  他们的研究进一步指出,“屠呦呦在青蒿素的发现过程中起了关键作用”,然而“没有获得中国充分的认可,也缺乏国际肯定。”


  2011年,屠呦呦终于获得了医学科学领域最重要的奖项——拉斯克奖。这个奖项也一直被认为是诺贝尔奖的风向标。


  3、为什么有争议


  苏新专认为,拉斯克奖的评奖主要在于三个方面:一是谁先把青蒿素带到“523 项目组”,二是谁提取出有100% 抑制率的青蒿素,三是谁做了第一个临床实验。


  苏新专还表示,“美国人颁奖主要注重科学发现的思维而不在乎是谁做的,因为想法来自屠呦呦,所以奖就是颁给屠呦呦而不是给她小组亲自做实验的人。”


  与这种思维相似,诺贝尔化学奖委员会主席斯文·利丁(Sven Lidin)曾对南方周末记者这样解释他们的评判标准:“即便当我们去看有大量人员参与的领域,通常情况下你都能追溯到一个起始点,那时只有有限的几个人……是他们点燃了火种。”


  不过,与米勒和苏新专的观点不大相同的是,黎润红等人认为青蒿素的发现并不能归功于屠呦呦一人。“米勒等的观点是以现代科研的评价模式来衡量当时的科研活动,其结论值得讨论。”他们这样写道。


  “若一定要确认在青蒿素发现中个人贡献的话,如同田径比赛中多人接力赛,屠呦呦是其中一棒的冲刺人。因此,抗疟新药青蒿素的发现这一成果应属于这个团队。”黎润红等人在研究结论中这样说。


  饶毅等人在解释青蒿素的发现争议不断的时候,总结了几点原因。包括论文写作不及时,发表不规范;“文革”的阴影很明显, 科技信息不能经常交流,论文多用集体署名,埋下了往后争议的伏笔;此外,屠呦呦个人性格的特点也是一个因素。(南方周末)


  很高兴认识你,我是回春堂药业的董事长张向东。公司的理念是妙药回春,善行百年,是2016年中央精准扶贫企业,也是2015湖南智造重点企业。公司以打造健康产业平台为主业,包括中药材种植,中药饮片生产,中成药生产和研发,以及养生,养老等五个板块。敬请指导!

此文关键字:回春堂,追风透骨胶囊,茸桂补肾口服液,康复春口服液,三宝胶囊